• <menu id="ggk42"></menu>
    <menu id="ggk42"><strong id="ggk42"></strong></menu>
  • 我的位置: 首頁 > 普法園地 > 以案促法 > 正文
    以案促法 News
    以案促法
    黎家海貪污罪、受賄罪一案
    時間 : 2022-02-04 16:26:00   點擊量 : 
    一、基本案情
    (一)被告人黎家海2013年1月至2020年4月擔任阜陽市文峰賓館經理、黨總支書記期間,利用職務便利,套取阜陽市文峰賓館及阜陽市文峰賓館(西區)食堂公共資金共計約265.94元,其中個人獲得109.64萬元。
    1.2013年1月至2017年8月,按照被告人黎家海的安排,常虹每月以編造虛假人員姓名和工資的方式編制餐飲部前廳人員工資原始表,常虹和戴艷在虛假人員工資支付明細表中“簽章”處簽字,由黎家海簽批,合計套取資金約48.31萬元,其中黎家海分得約16.31萬元。
    2.2014年11月至2019年12月,被告人黎家海分別安排姚自紅、張賀**通過虛報文峰賓館后廚原材料采購價格和虛列采購數量的方式套取文峰賓館資金合計34.1萬元。其中從2014年11月至2019年11月的每奇數月份,黎家海、張賀**從文峰賓館后廚原材料中共計多報15.5萬元,黎家海分得其中8萬元;從2014年12月至2019年12月每偶數月份,黎家海、姚自紅從文峰賓館后廚原材料中共計多報18.6萬元,黎家海分得其中的9.3萬元;黎家海合計獲得17.3萬元。
    3.2016年4月至2020年4月,被告人黎家海安排張帆、徐啟標、黎家強通過虛報文峰賓館(西區)食材采購價格和虛列采購數量的方式套取文峰賓館資金合計約179.8萬元,黎家海分得72.3萬元。
    4.2013年1月至2019年12月期間,被告人黎家海利用職務之便,從文峰賓館財務室報銷個人購買手機及配件、維修手機、電話費等費用共計37353.44元。
    (二)2006年4月至2020年3月期間,被告人黎家海利用職務便利,收取陳燦峰、常虹等人財物合計約154.38萬元。
    1.2006年4月,陳燦峰負責文峰賓館后廚業務,2015年1月,陳燦峰承包文峰賓館(西區)餐飲后廚業務。2006年5月至2020年3月,被告人黎家海利用職務便利,收受陳燦峰給予的后廚承包費結余款、烤鴨、煲湯提成款等共計約129.38萬。
    2.2013年10月,文峰賓館餐飲部經理常虹和副經理戴艷經被告人黎家海同意承包文峰賓館豆漿等鮮榨飲品業務。為達到長期承包獲利的目的,自2013年10月至2019年12月,常虹和戴艷送給黎家海鮮榨飲品利潤約25萬元。
    被告人黎家海通過上述行為獲得的錢財均被其個人占有、使用。
    另查明:2020年4月25日,潁州區紀委成立核查組,對阜陽市紀委交辦的被告人黎家海的有關問題進行核查,核查掌握了被告人黎家海職務犯罪的事實。2020年5月16日,阜陽市潁州區紀委研究決定對被告人黎家海立案并采取留置措施。被告人黎家海到案后,積極配合調查,如實供述了貪污和受賄的犯罪事實,并安排家人主動上繳涉案贓款265萬元。被告人黎家海個人及伙同他人共同貪污款265.94萬元中,其中黎家海已上繳貪污款109.64萬元。共同貪污款中其他人違法所得款退繳情況為張帆退繳23.5萬元、黎家強退繳34.5萬元、常虹退繳16萬元、戴艷退繳16萬元、姚自紅退繳9.3萬元、張賀**退繳7.5萬元、王某退繳4.7萬元、袁某退繳4.7萬元、黎家洲退繳3.4萬元、徐啟標退繳12.5萬元,合計退款241.74萬元。
    二、處理結果
    (一)被告人黎家海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五萬元;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五萬元。決定合并執行有期徒刑八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八十萬元(已繳納十萬元)。
    (二)違法所得貪污款總計265.94萬元(已追繳241.74萬元);違法所得受賄款154.38萬元(已追繳),依法予以追繳。
    三、案件分析
    被告人黎家海任阜陽市文峰賓館總經理、黨總支書記期間,利用職務之便,套取占有公共財物,數額巨大;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為分別構成貪污罪、受賄罪。公訴機關指控上述罪名成立,法院予以支持。其辯護人提出被告人在貪污犯罪中構成自首的辯護觀點。經查,阜陽市潁州區紀委研究決定對被告人黎家海立案并采取留置措施前,就初步掌握了被告人黎家海貪污、受賄罪的犯罪事實,被告人到案后如實供述,依法構成貪污、受賄罪的坦白。被告人黎家海不符合自首的法定要件,故對該辯護觀點,不予采納。對其辯護人提出被告人自愿認罪認罰、積極退贓;在行賄犯罪中構成坦白的辯護觀點和庭審查明事實一致,本院予以采納。被告人黎家海到案后能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有坦白情節、當庭自愿認罪、積極退贓,依法可從輕處罰。

    附:黎家海貪污罪、受賄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黎家海貪污罪、受賄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阜陽市潁州區人民法院
    (2020)皖1202刑初398號
    公訴機關安徽省阜陽市潁州區人民檢察院。
    公訴機關安徽省阜陽市潁州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黎家海,男,1966年7月24日出生,漢族,安徽省阜陽市人,大專文化,2006年3月至2020年8月任阜陽市文峰賓館總經理、黨支部書記,住安徽省阜陽市潁州區。被告人黎家海于2020年5月16日被阜陽市潁州區監察委員會采取留置措施,同年8月5日被開除黨籍和開除公職。2020年8月6日因涉嫌貪污罪、受賄罪被阜陽市潁州區人民檢察院決定刑事拘留,同日由阜陽市公安局潁州分局執行拘留,同年8月13日經阜陽市潁州區人民檢察院決定逮捕,當日由阜陽市公安局潁州分局執行逮捕?,F羈押在阜陽市看守所。
    辯護人周亞輝,安徽仲天律師事務所律師。
    阜陽市潁州區人民檢察院以州檢一部刑訴(2020)374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黎家海犯貪污罪、受賄罪,于2020年9月10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阜陽市潁州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官朱冰清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黎家海及其辯護人周亞輝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阜陽市潁州區人民檢察院指控:一、被告人黎家海2013年1月至2020年4月擔任阜陽市文峰賓館經理、黨總支書記期間,利用職務便利,套取阜陽市文峰賓館及阜陽市文峰賓館(西區)食堂公共資金共計約265.94元,其中個人獲得109.64萬元。
    (一)2013年1月至2017年8月,按照被告人黎家海的安排,常虹每月以編造虛假人員姓名和工資的方式編制餐飲部前廳人員工資原始表,常虹和戴艷在虛假人員工資支付明細表中“簽章”處簽字,由黎家海簽批,合計套取資金約48.31萬元,其中黎家海分得約16.31萬元。
    (二)2014年11月至2019年12月,被告人黎家海分別安排姚自紅、張賀**通過虛報文峰賓館后廚原材料采購價格和虛列采購數量的方式套取文峰賓館資金合計34.1萬元。其中從2014年11月至2019年11月的每奇數月份,黎家海、張賀**從文峰賓館后廚原材料中共計多報15.5萬元,黎家海分得其中8萬元;從2014年12月至2019年12月每偶數月份,黎家海、姚自紅從文峰賓館后廚原材料中共計多報18.6萬元,黎家海分得其中的9.3萬元;黎家海合計獲得17.3萬元。
    (三)2016年4月至2020年4月,被告人黎家海安排張帆、徐啟標、黎家強通過虛報文峰賓館(西區)食材采購價格和虛列采購數量的方式套取文峰賓館資金合計約179.8萬元,黎家海分得72.3萬元。
    1.2016年4月至2020年3月,黎家海和張帆商定,由張帆或黎家海通知文峰賓館(西區)負責食材采購的徐啟標和黎家強每月多開食材采購費用約2萬元,之后將多開費用交給張帆。黎家海等人合計套取文峰賓館資金約94萬元,其中黎家海分得約25.5萬元。
    2.2018年4月,黎家海安排徐啟標和黎家強從文峰賓館(西區)食材采購費用中再多開些錢,徐啟標和黎家強表示同意,之后,二人平均每月再多開食材采購費用3萬余元。自2018年4月至2020年3月,黎家海等人通過上述方式共套取文峰賓館資金約78.6萬元,其中黎家海分得約39.6萬元。
    3.2019年5月份,黎家海安排徐啟標和黎家強從文峰賓館(西區)食材采購費用中每月再為自己多開6000元,徐啟標、黎家強同意后,每月為黎家海在食材費中多虛報6000元,由黎家海簽批該報銷單,黎家強將該錢款存入黎家海實際控制的其外甥陶鎮的銀行賬戶中,自2018年5月至2020年4月黎家海共套取資金7.2萬元。
    (四)2013年1月至2019年12月期間,被告人黎家海利用職務之便,從文峰賓館財務室報銷個人購買手機及配件、維修手機、電話費等費用共計37353.44元。
    1.2012年12月,黎家海在阜陽商廈購買價值4999元的手機一部由其個人使用。后黎家海將發票交給財務科長王某制單審核簽字,黎家海簽批后,本人從文峰賓館領取現金4999元。
    2.2014年6月28日,黎家海在阜陽萬達通訊器材有限公司購買一部三星手機(G9008V)及手機配件由其個人使用,總價5170元。后黎家海將發票交給財務科長王某制單、審核簽字,黎家海簽批后領取現金5170元。
    3.2015年6月20日,黎家海在蘇寧電器潁州北路店購買一部三星手機(G9250)由其個人使用,價格為6088元。同日黎家海安排姚自紅填寫申購單,經黎家海簽署“同意購”意見。6月24日黎家海將購機發票交給財務主管王某制單、審核簽字,再由黎家海簽批后從財務室領取現金6088元。
    4.2017年2月28日,黎家海在阜陽東泰電子有限責任公司維修個人使用的手機花費維修費980元。次日黎家海將維修發票交給王某制單審核簽字后,黎家海簽批領取現金980元。
    5.自2013年1月至2019年7月,黎家海從文峰賓館公共賬戶上共報銷其個人手機話費合計20116.44元
    二、2006年4月至2020年3月期間,被告人黎家海利用職務便利,收取陳燦峰、常虹等人財物合計約154.38萬元。
    (一)2006年4月,陳燦峰負責文峰賓館后廚業務,2015年1月,陳燦峰承包文峰賓館(西區)餐飲后廚業務。2006年5月至2020年3月,被告人黎家海利用職務便利,收受陳燦峰給予的后廚承包費結余款、烤鴨、煲湯提成款等共計約129.38萬。
    1.2006年5月至2012年2月,陳燦峰每月從后廚廚師長徐啟標發放后廚人員工資后剩余的3000元至5000元不等現金及其從阜陽市文峰賓館財務科領取的2000元至6000元不等的后廚人員效益工資中,每月送給黎家海2500元到5500元不等的錢財,合計約24.71萬元。
    2.2012年3月至2016年4月,陳燦峰與黎家海商定,每月由陳燦峰制作后廚人員花名冊并從阜陽市文峰賓館財務科領取、發放后廚人員工資后,從結余款中每月送給黎家海約6500元,合計送給黎家海約32.5萬元現金。
    3.2016年5月至2019年12月,文峰賓館先后聘請本地廚師劉懿和邢志田,經黎家海同意每月以外地廚師的名義編制本地廚師工資表多領取廚師工資,與后廚工資分開制表發放,施行后,陳燦峰每月送給黎家?,F金約8000元,合計送給黎家?,F金約35.2萬元。
    4.2012年3月至2019年12月,文峰賓館廚師姚守鋒夫婦在文峰賓館承包煲湯、烤鴨、羊肉串業務。為能持續承包該業務,經陳燦峰與姚守鋒商談,陳燦峰從姚守鋒收入中提成,并按月結算提成款,其為幫助姚守峰長期承包文峰賓館煲湯、烤鴨、羊肉串業務,將獲得的提成款送給黎家海一半,合計約行賄20.59萬元。
    5.2015年1月,黎家海介紹陳燦峰繼續承包文峰賓館(西區)食堂后廚業務,2015年1月至2020年3月陳燦峰從該承包費中每月分別給黎家海和文峰賓館副總經理張帆“辛苦費”各2600元,黎家海合計獲取16.38萬元。
    (二)2013年10月,文峰賓館餐飲部經理常虹和副經理戴艷經被告人黎家海同意承包文峰賓館豆漿等鮮榨飲品業務。為達到長期承包獲利的目的,自2013年10月至2019年12月,常虹和戴艷送給黎家海鮮榨飲品利潤約25萬元。
    被告人黎家海通過上述行為獲得的錢財均被其個人占有、使用。
    公訴機關為證明上述指控事實,提供有書證、證人證言、被告人的供述、視聽資料等證據,認為被告人黎家海在2006年3月至2020年4月任阜陽市文峰賓館總經理、黨總支書記期間,利用職務之便,套取占有公共財物,數額巨大;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二款、笫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二款、第三款、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條,應當以貪污罪、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被告人黎家海對起訴書指控罪名及犯罪事實沒有異議,當庭表示認罪。
    其辯護人的辯護觀點為:一、被告人黎家海自愿認罪認罰、積極退贓。二、被告人在貪污犯罪中構成自首,在行賄犯罪中構成坦白。綜上,請求對被告人從輕或減輕處罰。
    一審法院查明
    經審理查明:
    一、被告人黎家海2013年1月至2020年4月擔任阜陽市文峰賓館經理、黨總支書記期間,利用職務便利,套取阜陽市文峰賓館及阜陽市文峰賓館(西區)食堂公共資金共計約265.94元,其中個人獲得109.64萬元。
    (一)2013年1月至2017年8月,按照被告人黎家海的安排,常虹每月以編造虛假人員姓名和工資的方式編制餐飲部前廳人員工資原始表,常虹和戴艷在虛假人員工資支付明細表中“簽章”處簽字,由黎家海簽批,合計套取資金約48.31萬元,其中黎家海分得約16.31萬元。
    (二)2014年11月至2019年12月,被告人黎家海分別安排姚自紅、張賀**通過虛報文峰賓館后廚原材料采購價格和虛列采購數量的方式套取文峰賓館資金合計34.1萬元。其中從2014年11月至2019年11月的每奇數月份,黎家海、張賀**從文峰賓館后廚原材料中共計多報15.5萬元,黎家海分得其中8萬元;從2014年12月至2019年12月每偶數月份,黎家海、姚自紅從文峰賓館后廚原材料中共計多報18.6萬元,黎家海分得其中的9.3萬元;黎家海合計獲得17.3萬元。
    (三)2016年4月至2020年4月,被告人黎家海安排張帆、徐啟標、黎家強通過虛報文峰賓館(西區)食材采購價格和虛列采購數量的方式套取文峰賓館資金合計約179.8萬元,黎家海分得72.3萬元。
    1.2016年4月至2020年3月,黎家海和張帆商定,由張帆或黎家海通知文峰賓館(西區)負責食材采購的徐啟標和黎家強每月多開食材采購費用約2萬元,之后將多開費用交給張帆。黎家海等人合計套取文峰賓館資金約94萬元,其中黎家海分得約25.5萬元。
    2.2018年4月,黎家海安排徐啟標和黎家強從文峰賓館(西區)食材采購費用中再多開些錢,徐啟標和黎家強表示同意,之后,二人平均每月再多開食材采購費用3萬余元。自2018年4月至2020年3月,黎家海等人通過上述方式共套取文峰賓館資金約78.6萬元,其中黎家海分得約39.6萬元。
    3.2019年5月份,黎家海安排徐啟標和黎家強從文峰賓館(西區)食材采購費用中每月再為自己多開6000元,徐啟標、黎家強同意后,每月為黎家海在食材費中多虛報6000元,由黎家海簽批該報銷單,黎家強將該錢款存入黎家海實際控制的其外甥陶鎮的銀行賬戶中,自2018年5月至2020年4月黎家海共套取資金7.2萬元。

    (四)2013年1月至2019年12月期間,被告人黎家海利用職務之便,從文峰賓館財務室報銷個人購買手機及配件、維修手機、電話費等費用共計37353.44元。
    1.2012年12月,黎家海在阜陽商廈購買價值4999元的手機一部由其個人使用。后黎家海將發票交給財務科長王某制單審核簽字,黎家海簽批后,本人從文峰賓館領取現金4999元。
    2.2014年6月28日,黎家海在阜陽萬達通訊器材有限公司購買一部三星手機(G9008V)及手機配件由其個人使用,總價5170元。后黎家海將發票交給財務科長王某制單、審核簽字,黎家海簽批后領取現金5170元。
    3.2015年6月20日,黎家海在蘇寧電器潁州北路店購買一部三星手機(G9250)由其個人使用,價格為6088元。同日黎家海安排姚自紅填寫申購單,經黎家海簽署“同意購”意見。6月24日黎家海將購機發票交給財務主管王某制單、審核簽字,再由黎家海簽批后從財務室領取現金6088元。
    4.2017年2月28日,黎家海在阜陽東泰電子有限責任公司維修個人使用的手機花費維修費980元。次日黎家海將維修發票交給王某制單審核簽字后,黎家海簽批領取現金980元。
    5.自2013年1月至2019年7月,黎家海從文峰賓館公共賬戶上共報銷其個人手機話費合計20116.44元
    二、2006年4月至2020年3月期間,被告人黎家海利用職務便利,收取陳燦峰、常虹等人財物合計約154.38萬元。
    (一)2006年4月,陳燦峰負責文峰賓館后廚業務,2015年1月,陳燦峰承包文峰賓館(西區)餐飲后廚業務。2006年5月至2020年3月,被告人黎家海利用職務便利,收受陳燦峰給予的后廚承包費結余款、烤鴨、煲湯提成款等共計約129.38萬。
    1.2006年5月至2012年2月,陳燦峰每月從后廚廚師長徐啟標發放后廚人員工資后剩余的3000元至5000元不等現金及其從阜陽市文峰賓館財務科領取的2000元至6000元不等的后廚人員效益工資中,每月送給黎家海2500元到5500元不等的錢財,合計約24.71萬元。
    2.2012年3月至2016年4月,陳燦峰與黎家海商定,每月由陳燦峰制作后廚人員花名冊并從阜陽市文峰賓館財務科領取、發放后廚人員工資后,從結余款中每月送給黎家海約6500元,合計送給黎家海約32.5萬元現金。
    3.2016年5月至2019年12月,文峰賓館先后聘請本地廚師劉懿和邢志田,經黎家海同意每月以外地廚師的名義編制本地廚師工資表多領取廚師工資,與后廚工資分開制表發放,施行后,陳燦峰每月送給黎家?,F金約8000元,合計送給黎家?,F金約35.2萬元。
    4.2012年3月至2019年12月,文峰賓館廚師姚守鋒夫婦在文峰賓館承包煲湯、烤鴨、羊肉串業務。為能持續承包該業務,經陳燦峰與姚守鋒商談,陳燦峰從姚守鋒收入中提成,并按月結算提成款,其為幫助姚守峰長期承包文峰賓館煲湯、烤鴨、羊肉
    串業務,將獲得的提成款送給黎家海一半,合計約行賄20.59萬元。
    5.2015年1月,黎家海介紹陳燦峰繼續承包文峰賓館(西區)食堂后廚業務,2015年1月至2020年3月陳燦峰從該承包費中每月分別給黎家海和文峰賓館副總經理張帆“辛苦費”各2600元,黎家海合計獲取16.38萬元。
    (二)2013年10月,文峰賓館餐飲部經理常虹和副經理戴艷經被告人黎家海同意承包文峰賓館豆漿等鮮榨飲品業務。為達到長期承包獲利的目的,自2013年10月至2019年12月,常虹和戴艷送給黎家海鮮榨飲品利潤約25萬元。
    被告人黎家海通過上述行為獲得的錢財均被其個人占有、使用。
    另查明:2020年4月25日,潁州區紀委成立核查組,對阜陽市紀委交辦的被告人黎家海的有關問題進行核查,核查掌握了被告人黎家海職務犯罪的事實。2020年5月16日,阜陽市潁州區紀委研究決定對被告人黎家海立案并采取留置措施。被告人黎家海到案后,積極配合調查,如實供述了貪污和受賄的犯罪事實,并安排家人主動上繳涉案贓款265萬元。被告人黎家海個人及伙同他人共同貪污款265.94萬元中,其中黎家海已上繳貪污款109.64萬元。共同貪污款中其他人違法所得款退繳情況為張帆退繳23.5萬元、黎家強退繳34.5萬元、常虹退繳16萬元、戴艷退繳16萬元、姚自紅退繳9.3萬元、張賀**退繳7.5萬元、王某退繳4.7萬元、袁某退繳4.7萬元、黎家洲退繳3.4萬元、徐啟標退繳12.5萬元,合計退款241.74萬元。
    上述事實,庭審中被告人黎家海無異議,自愿認罪并簽字具結,且有下列經當庭舉證、質證的立案決定書、戶籍信息、會計憑證、銀行交易明細等書證;證人王某、袁某等人證言;被告人黎家海的供述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一審法院認為
    本院認為:被告人黎家海任阜陽市文峰賓館總經理、黨總支書記期間,利用職務之便,套取占有公共財物,數額巨大;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為分別構成貪污罪、受賄罪。公訴機關指控上述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其辯護人提出被告人在貪污犯罪中構成自首的辯護觀點。經查,阜陽市潁州區紀委研究決定對被告人黎家海立案并采取留置措施前,就初步掌握了被告人黎家海貪污、受賄罪的犯罪事實,被告人到案后如實供述,依法構成貪污、受賄罪的坦白。被告人黎家海不符合自首的法定要件,故對該辯護觀點,不予采納。對其辯護人提出被告人自愿認罪認罰、積極退贓;在行賄犯罪中構成坦白的辯護觀點和庭審查明事實一致,本院予以采納。被告人黎家海到案后能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有坦白情節、當庭自愿認罪、積極退贓,依法可從輕處罰。根據被告人黎家海的犯罪事實、情節、認罪態度及悔罪表現。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三百八十六條、第九十三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九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第二百零一條,《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第一款、第十八條、第十九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審裁判結果
    一、被告人黎家海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五萬元;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五萬元。決定合并執行有期徒刑八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八十萬元(已繳納十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20年5月16日起至2028年5月15日止,罰金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繳納。)
    二、違法所得貪污款總計265.94萬元(已追繳241.74萬元);違法所得受賄款154.38萬元(已追繳),依法予以追繳。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 判 長  劉  志
    審 判 員  李  斐
    人民陪審員  馬  遙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書 記 員  李**飛

    嘼皇日本变态杂交视频播放
  • <menu id="ggk42"></menu>
    <menu id="ggk42"><strong id="ggk42"></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