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ggk42"></menu>
    <menu id="ggk42"><strong id="ggk42"></strong></menu>
  • 我的位置: 首頁 > 普法園地 > 以案促法 > 正文
    以案促法 News
    以案促法
    梅良誠貪污、國有企業人員失職案
    時間 : 2022-02-04 16:26:00   點擊量 : 
    一、基本案情
    (一)貪污
    1、2011年9月,被告人梅良誠在擔任銀洋公司總經理期間,利用負責處置銀洋公司全資子公司金壇市童鷹紡織有限公司股權的職務便利,以股權交易定金名義收受購買方蔣某、顧某某另行支付的人民幣100萬元,該款由顧某某實際支付給銀洋公司。2012年1月,梅良誠為非法占有該款,虛構顧某某要求退還定金并借款給常州時富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時富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某某的事實,安排銀洋公司財務負責人蔣某某將該款從銀洋公司直接轉賬給徐某某,并假借顧某某名義與徐某某簽訂借款協議,徐某某支付利息人民幣10萬元,并約定由徐某某按照梅良誠的安排還款。2013年5月,徐某某按照梅良誠的要求,將部分本金人民幣40萬元歸還至梅良誠親屬潘松柳名下農業銀行賬戶。至案發,徐某某尚未將剩余本息歸還給梅良誠。
    2、2006年4月起,被告人梅良誠在擔任銀洋公司總經理期間,以合作經營協議形式將銀洋公司的資金出借給常州名力紡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名力公司”)。2007年年初,梅良誠與名力公司總經理葉某某經商議后,約定從2007年開始,銀洋公司向名力公司增加借款并每年續借本金,名力公司每年除支付銀洋公司借款利息外,另外向銀洋公司提供人民幣15萬元左右的賬外資金,由銀洋公司根據使用需要至名力公司領取。2012年,葉某某離開名力公司,到常州桑麻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桑麻公司”)任總經理,銀洋公司遂將提供給名力公司的借款轉借給桑麻公司。2007年至2014年,在梅良誠擔任銀洋公司總經理期間,銀洋公司一直出借資金給名力公司、桑麻公司使用,且存在未按協議約定足額收取利息的情況。2008年至2013年期間,梅良誠多次安排銀洋公司工作人員至名力公司(后為桑麻公司)領取賬外資金,用于銀洋公司賬外開銷。2014年梅良誠退休時,隱匿了銀洋公司有2年未領取賬外資金、存在30萬元左右余額的情況,未向交接人及上級公司常州工貿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進行匯報。2016年年初,梅良誠以銀洋公司名義向桑麻公司要求支付該筆賬外資金余額,葉某某遂通過天寧區茶山街道明輝工程隊開出金額為人民幣295480.98元的轉賬支票,安排桑麻公司工作人員洑某某將支票交給梅良誠,梅良誠將該款轉入本人名下中國銀行賬戶,后用于購買理財產品。
    (二)國有企業人員失職
    2010年,被告人梅良誠在擔任銀洋公司總經理期間,在未要求時富公司提供擔保、未充分調查時富公司的資產及經營狀況、未根據規定向上級公司常州工貿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備案的情況下,違反金融借貸的相關規定,決定以合作經營協議形式將銀洋公司的資金出借給時富公司,分別于2010年3月21日、5月28日、8月13日代表銀洋公司與時富公司簽訂《合作經營協議》各一份,約定銀洋公司向時富公司出借資金共計人民幣380萬元,年息8%。2011年下半年起,時富公司即未能足額支付利息,梅良誠在時富公司存在無法還本付息風險的情況下,并未采取法律手段主張債權,仍決定代表銀洋公司與時富公司逐年續簽上述三份協議,最后約定的期間屆滿日為2015年3月20日、2015年5月27日、2014年12月31日,協議期內時富公司未能足額支付利息及歸還本金。2016年6月,銀洋公司向常州市天寧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天寧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時富公司歸還人民幣380萬元本金及未支付的利息。2016年12月24日,天寧法院作出判決,認定銀洋公司與時富公司簽訂的《合作經營協議》名為合作經營,實為借貸,時富公司應還本付息。2017年1月,銀洋公司向天寧法院申請強制執行。2017年8月8日,因時富公司無可供執行的財產,天寧法院裁定終結執行。至案發,該筆債權仍處于無法實現狀態,已造成銀洋公司直接損失達人民幣380萬元。
    二、處理結果
    被告人梅良誠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已繳納);犯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判處拘役五個月。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已繳納)。
    二、案件分析
    被告人梅良誠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吞公共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九十三條第二款之規定,已構成貪污罪。被告人梅良誠身為國有企業的工作人員,由于嚴重不負責任,造成國有企業嚴重損失,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條第一款之規定,已構成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被告人梅良誠一人犯數罪,應當數罪并罰。

    附:梅良誠貪污、國有企業人員失職案判決書
    (2018)719 梅良誠一審刑事判決書
    江蘇省常州市鐘樓區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決 書
    (2018)蘇0404刑初719號
    公訴機關常州市鐘樓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梅良誠,男,1954年7月14日出生于江蘇省常州市。2018年8月27日因本案被留置,2018年10月21日被逮捕?,F羈押于常州市看守所。
    辯護人潘芳英,江蘇東晟律師事務所律師。
    常州市鐘樓區人民檢察院以鐘檢訴刑訴(2018)718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梅良誠犯貪污罪、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于2018年11月22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常州市鐘樓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顧寬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梅良誠及辯護人潘芳英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常州市鐘樓區人民檢察院指控:
    一、貪污
    1、2011年9月,被告人梅良誠在擔任常州市銀洋經濟發展公司(以下簡稱“銀洋公司”)總經理期間,利用負責處置銀洋公司全資子公司金壇市童鷹紡織有限公司股權的職務便利,以股權交易定金名義收受購買方蔣某、顧某某另行支付的人民幣100萬元,該款由顧某某實際支付給銀洋公司。2012年1月,梅良誠為非法占有該款,虛構顧某某要求退還定金并借款給常州時富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時富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某某的事實,安排銀洋公司財務負責人蔣某某將該款從銀洋公司直接轉賬給徐某某,并假借顧某某名義與徐某某簽訂借款協議,約定由徐某某按照梅良誠的安排還款。2013年5月,徐某某按照梅良誠的要求,將部分本金人民幣40萬元歸還至梅良誠親屬潘松柳名下農業銀行賬戶。至案發,徐某某尚未將剩余本息歸還給梅良誠。
    2、2006年4月起,被告人梅良誠在擔任銀洋公司總經理期間,以合作經營協議形式繼續將銀洋公司的資金出借給常州名力紡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名力公司”)。2007年年初,梅良誠與名力公司總經理葉某某經商議后,約定從2007年開始,銀洋公司向名力公司增加借款并每年續借本金,名力公司每年除支付銀洋公司借款利息外,另外向銀洋公司提供人民幣15萬元左右的賬外資金,由銀洋公司根據使用需要至名力公司領取。2012年,葉某某離開名力公司,到常州桑麻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桑麻公司”)任總經理,銀洋公司遂將提供給名力公司的借款轉借給桑麻公司。2007年至2014年,在梅良誠擔任銀洋公司總經理期間,銀洋公司一直出借資金給名力公司、桑麻公司使用,且存在未按協議約定足額收取利息的情況。2008年至2013年期間,梅良誠多次安排銀洋公司工作人員至名力公司(后為桑麻公司)領取賬外資金,用于銀洋公司賬外開銷。2014年梅良誠退休時,隱匿了銀洋公司有2年未領取賬外資金、存在30萬元左右余額的情況,未向常州工貿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進行匯報。2016年年初,梅良誠以銀洋公司名義向桑麻公司要求支付該筆賬外資金余額,葉某某遂通過天寧區茶山街道明輝工程隊開出金額為人民幣295480.98元的轉賬支票,安排桑麻公司工作人員洑某某將支票交給梅良誠,梅良誠遂將該款轉入本人名下中國銀行賬戶,后用于購買理財產品。
    案發后,被告人梅良誠自動投案,如實供述了犯罪事實,并退出贓款人民幣1295480.98元。
    二、國有企業人員失職
    2010年,被告人梅良誠在擔任銀洋公司總經理期間,在未要求時富公司提供擔保、未充分調查時富公司的資產及經營狀況、未根據規定向常州工貿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備案的情況下,違反金融借貸的相關規定,決定以合作經營協議形式將銀洋公司的資金出借給時富公司,分別于2010年3月21日、5月28日、8月13日代表銀洋公司與時富公司簽訂《合作經營協議》各一份,約定銀洋公司向時富公司出借資金共計人民幣380萬元,年息8%。2011年下半年起,時富公司即未能足額支付利息,梅良誠在時富公司存在無法還本付息風險的情況下,并未采取法律手段主張債權,仍決定代表銀洋公司與時富公司逐年續簽上述三份協議,最后約定的期間屆滿日為2015年3月20日、2015年5月27日、2014年12月31日,協議期內時富公司未能足額支付利息及歸還本金。2016年6月,銀洋公司向常州市天寧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天寧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時富公司歸還人民幣380萬元本金及未支付的利息。2016年12月24日,天寧法院作出判決,認定銀洋公司與時富公司簽訂的《合作經營協議》名為合作經營,實為借貸,時富公司應還本付息。2017年1月,銀洋公司向天寧法院申請強制執行。2017年8月8日,因時富公司無可供執行的財產,天寧法院裁定終結執行。至案發,該筆債權仍處于無法實現狀態,已造成銀洋公司直接損失達人民幣380萬元。
    案發后,被告人梅良誠自動投案,如實供述了犯罪事實。
    為證明上述事實,公訴人當庭宣讀了被告人梅良誠的供述筆錄,證人蔣某、顧某某、葉某某、王某某、蔣某某、徐某某等人的證言筆錄,任職文件、銀行卡交易明細、民事判決書、執行裁定書等書證,到案經過等證據。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梅良誠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吞公共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九十三條第二款之規定,已構成貪污罪。被告人梅良誠身為國有企業的工作人員,由于嚴重不負責任,造成國有企業嚴重損失,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條第一款之規定,已構成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被告人梅良誠一人犯數罪,應當數罪并罰。被告人梅良誠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
    被告人梅良誠對起訴指控的犯罪事實、定性無異議,亦未提出辯解意見。
    辯護人對起訴指控的貪污罪第1起及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的犯罪事實及定性無異議,提出如下辯護意見:1、關于起訴指控貪污罪第2起,被告人梅良誠在退休前未故意隱匿該筆錢款且系在退休后取得該筆屬于桑麻公司的錢款,不構成貪污罪;2、被告人梅良誠具有自首情節,認罪態度較好,主動退出違法所得,有悔罪表現,社會危害性不大,可以從輕、減輕處罰;3、被告人梅良誠在國家工作人員失職罪中,主觀惡性較小,犯罪情節輕微,可以免予刑事處罰。綜上,建議對其適用緩刑。
    經審理查明,常州市銀洋經濟發展公司(以下簡稱“銀洋公司”)于1993年5月由常州紡織工業局出資成立,企業性質為國有企業。2017年11月15日銀洋公司名稱變更為常州市銀洋經濟發展有限公司,系國有獨資有限責任公司。
    被告人梅良誠于2006年4月19日被任命為銀洋公司總經理;并于2007年6月26日起兼任常州工貿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綜合管理部部長,于2013年10月14日起兼任常州工貿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企業運營助理兼轉型發展辦公室主任。2014年7月10日,被告人梅良誠被免去銀洋公司總經理(法定代表人),退休。
    以上事實,有下列經庭審舉證、質證的證據證實,本院予以確認:
    干部履歷表、任職文件、工商登記資料等書證,證人楊黎明、周小南、蔣某某等人的證言筆錄,被告人梅良誠的供述等證據,證實了常州市銀洋經濟發展公司的性質及被告人梅良誠的任職身份情況。
    一、貪污
    1、2011年9月,被告人梅良誠在擔任銀洋公司總經理期間,利用負責處置銀洋公司全資子公司金壇市童鷹紡織有限公司股權的職務便利,以股權交易定金名義收受購買方蔣某、顧某某另行支付的人民幣100萬元,該款由顧某某實際支付給銀洋公司。2012年1月,梅良誠為非法占有該款,虛構顧某某要求退還定金并借款給常州時富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時富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某某的事實,安排銀洋公司財務負責人蔣某某將該款從銀洋公司直接轉賬給徐某某,并假借顧某某名義與徐某某簽訂借款協議,徐某某支付利息人民幣10萬元,并約定由徐某某按照梅良誠的安排還款。2013年5月,徐某某按照梅良誠的要求,將部分本金人民幣40萬元歸還至梅良誠親屬潘松柳名下農業銀行賬戶。至案發,徐某某尚未將剩余本息歸還給梅良誠。
    2、2006年4月起,被告人梅良誠在擔任銀洋公司總經理期間,以合作經營協議形式繼續將銀洋公司的資金出借給常州名力紡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名力公司”)。2007年年初,梅良誠與名力公司總經理葉某某經商議后,約定從2007年開始,銀洋公司向名力公司增加借款并每年續借本金,名力公司每年除支付銀洋公司借款利息外,另外向銀洋公司提供人民幣15萬元左右的賬外資金,由銀洋公司根據使用需要至名力公司領取。2012年,葉某某離開名力公司,到常州桑麻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桑麻公司”)任總經理,銀洋公司遂將提供給名力公司的借款轉借給桑麻公司。2007年至2014年,在梅良誠擔任銀洋公司總經理期間,銀洋公司一直出借資金給名力公司、桑麻公司使用,且存在未按協議約定足額收取利息的情況。2008年至2013年期間,梅良誠多次安排銀洋公司工作人員至名力公司(后為桑麻公司)領取賬外資金,用于銀洋公司賬外開銷。2014年梅良誠退休時,隱匿了銀洋公司有2年未領取賬外資金、存在30萬元左右余額的情況,未向交接人及上級公司常州工貿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進行匯報。2016年年初,梅良誠以銀洋公司名義向桑麻公司要求支付該筆賬外資金余額,葉某某遂通過天寧區茶山街道明輝工程隊開出金額為人民幣295480.98元的轉賬支票,安排桑麻公司工作人員洑某某將支票交給梅良誠,梅良誠將該款轉入本人名下中國銀行賬戶,后用于購買理財產品。
    被告人梅良誠在被監察機關調查期間,如實供述了監察機關尚未掌握的上述犯罪事實,并退出贓款人民幣1295480.98元。
    審理中,被告人梅良誠退出孳息人民幣10萬元。
    二、國有企業人員失職
    2010年,被告人梅良誠在擔任銀洋公司總經理期間,在未要求時富公司提供擔保、未充分調查時富公司的資產及經營狀況、未根據規定向上級公司常州工貿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備案的情況下,違反金融借貸的相關規定,決定以合作經營協議形式將銀洋公司的資金出借給時富公司,分別于2010年3月21日、5月28日、8月13日代表銀洋公司與時富公司簽訂《合作經營協議》各一份,約定銀洋公司向時富公司出借資金共計人民幣380萬元,年息8%。2011年下半年起,時富公司即未能足額支付利息,梅良誠在時富公司存在無法還本付息風險的情況下,并未采取法律手段主張債權,仍決定代表銀洋公司與時富公司逐年續簽上述三份協議,最后約定的期間屆滿日為2015年3月20日、2015年5月27日、2014年12月31日,協議期內時富公司未能足額支付利息及歸還本金。2016年6月,銀洋公司向常州市天寧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天寧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時富公司歸還人民幣380萬元本金及未支付的利息。2016年12月24日,天寧法院作出判決,認定銀洋公司與時富公司簽訂的《合作經營協議》名為合作經營,實為借貸,時富公司應還本付息。2017年1月,銀洋公司向天寧法院申請強制執行。2017年8月8日,因時富公司無可供執行的財產,天寧法院裁定終結執行。至案發,該筆債權仍處于無法實現狀態,已造成銀洋公司直接損失達人民幣380萬元。
    被告人梅良誠在被監察機關調查期間,如實供述了監察機關尚未掌握的上述犯罪事實。
    上述事實,有下列經庭審舉證、質證的證據證實,本院予以確認:
    (1)證人蔣某某、王某、蔣某、顧某某、徐某某、黃某某、王某甲、潘某某等人的證言筆錄證實被告人梅良誠于上述時間,利用擔任常州市銀洋經濟發展公司總經理、負責處置銀洋公司子公司金壇童鷹公司股權的職務之便,虛構上述股權購買人要求退還定金并轉借他人的事實,侵吞銀洋公司賬戶內資金100萬元,并收取利息人民幣10萬元及歸還的本金人民幣40萬元的事實,與被告人梅良誠的供述相吻合,并有股權轉讓協議、財務憑證、銀行交易明細、工商登記資料等證據相印證。
    (2)證人吳某、蔣某某、沈某某、楊某某、葉某某、劉某某等人的證言筆錄證實被告人梅良誠于上述時間,利用擔任常州市銀洋經濟發展公司總經理、負責處置銀洋公司帳外資金的職務之便,隱匿銀洋公司賬外資金存在余額的事實,侵吞銀洋公司賬外資金295480.98元的事實,與被告人梅良誠的供述相吻合,并有轉賬支票、銀行交易明細、工商登記資料等證據相印證。
    (3)證人楊某某、吳某甲、王某某、蔣某某、沈某某、徐某某等人的證言筆錄證實被告人梅良誠在上述時間,在擔任常州市銀洋經濟發展公司總經理期間,在未對時富公司資產狀況進行調查、未要求時富公司提供足額擔保、未向上級公司工貿國資公司進行備案的情況下出借380萬元給時富公司,在時富公司未能足額付清利息的情況下仍然續簽借款協議,未采取法律手段,嚴重不負責任,致使借款無法收回,造成國家直接經濟損失380萬元的事實,與被告人梅良誠的供述相吻合,并有合作經營協議、常工貿國資司【2008】21號文件、民事判決書、執行裁定書等書證相印證。
    (4)扣押決定書、扣押物品文件清單、涉案財物清單等證實被告人梅良誠退出贓款人民幣1295480.98元。
    (5)常州市鐘樓區人民法院暫存款處理單證實被告人梅良誠在本案審理中退出孳息人民幣10萬元。
    (6)案發經過證實被告人梅良誠的到案及案發情況。
    本院認為,被告人梅良誠身為國有企業中從事公務的人員,以國家工作人員論,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侵吞等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貪污罪。被告人梅良誠身為國有企業的工作人員,由于嚴重不負責任,造成國有企業嚴重損失,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其行為已構成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被告人梅良誠一人犯數罪,應當數罪并罰。被告人梅良誠在被監察機關調查期間,主動交代了監察機關尚未掌握的貪污、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行,視為自動投案,依法認定為自首,可以從輕處罰;起訴前退出贓款,依法可以從輕處罰;自愿認罪,有悔罪表現,可以酌情從輕處罰。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梅良誠犯貪污罪、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應當數罪并罰;是自首,可以從輕處罰的意見予以采納。辯護人提出的被告人梅良誠具有自首情節,認罪態度較好,主動退出違法所得,有悔罪表現,可以從輕處罰的辯護意見予以采納。關于辯護人提出的第1點辯護意見,鑒于被告人梅良誠在退休時利用其管理、經手銀洋公司賬外資金的職務之便,對應當告知銀洋公司存有賬外資金未領取的情況而隱瞞不報,在其退休后將所隱匿的賬外資金占為己有,遵循主客觀一致的原則,其行為符合貪污罪的構成要件,故該辯護意見不予采納。關于辯護人提出的第3點辯護意見,根據所查明的事實,不能認定被告人梅良誠在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中犯罪情節輕微,故辯護人提出的該辯護意見不予采納。因被告人梅良誠不符合適用緩刑的條件,故辯護人提出的對被告人梅良誠適用緩刑的辯護意見不予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三款、第一百六十八條第一款、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第六十九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梅良誠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已繳納);犯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判處拘役五個月。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已繳納)。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留置一日折抵有期徒刑一日。即自2018年8月27日起至2021年8月26日止。)
    二、被告人梅良誠退出的違法所得人民幣一百二十九萬五千四百八十元九角八分,發還常州市銀洋經濟發展有限公司;退出的違法所得孳息人民幣十萬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天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蘇省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 判 長  吳一東
    審 判 員  吳 奕
    人民陪審員  劉建軍
    二〇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
    書 記 員  包茹鈺

    嘼皇日本变态杂交视频播放
  • <menu id="ggk42"></menu>
    <menu id="ggk42"><strong id="ggk42"></strong></menu>